当前位置:
首页 > 五術文化研究 > 堪舆风水 > 《九星水城堂气》 廖金精著

会员登录

captcha

>>注册新会员
>>您忘记密码了吗?

《九星水城堂气》 廖金精著

杭州 堪輿堂羅經店 / 2017-03-21

   消水入式歌 

 真龙落处众水聚,水聚方为贵。昔贤何以水为先,水住穴可扦。 
 入乡先须观水口,留心莫乱走。两山对定似葫喉,真龙在里头。 
 寻龙点穴须仔细,先要观水势。若是龙住水聚堂,不住乱茫茫。 
 穴若止时水便住,不止迢迢去。穴若隐怪却难扦,细把水来辨。 
 水本原是龙血脉,二者俱要得。若见当面去匆匆,便是鬼劫龙。
 或是随龙来百里,见水便停止。便来此处分雌雄,得水喜相逢。
 若是阴阳分路明,下后家富兴。东牵西走不弯回,劝君莫轻裁。 
 偏正穴法任君下,两角中心也。三叉中取更无疑,失一便而非。  
 
 辨水分格歌 
 天机水分富贵贱,上中下格辨。富贵均在上格中,贱是下格逢。 
 弯环曲折皆为贵,是贱直流去。洋朝济济荡胸临,富盛斗量金。 
 汪汪万顷无涯际,财帛来无数。荡流直去无关拦,穴吉也徒闲。 
 面前峻急明堂远,只要有城转。莫因此样有疑心,龙住始为真。 
 若是堂倾无落聚,有穴终须弃。龙真穴正出天然,切记好安造。 
 面前若逢卷帘水,定主填房子。直去百步不回头,此是退田牛。 
 辨水须把龙为主,贵贱龙中取。贵水若还遇贵龙,下后出三公。 
 龙贱水贵主初吉,终定破家室。水贱龙贵不为全,祸福两相兼。 
 水贱龙贱不足取,绝人荒墓址。水中有煞最难医,在人细详推。 
 仔细消详煞八样,刑克冲破样。更兼穿割实为凶,箭射总皆同。 
 刑是水穴得土水,鳏寡孤独鬼。冲是洋潮势太雄,穴小最为凶。 
 克是阳脉得阴水,初下退田地。破是众水穿罗城,妻妒女儿淫。 
 穿是一水穿堂过,连绵飞横祸。割是穴前扣脚反,欠债不知休。 
 箭是面前来对穴,口舌频频见。射是一尖向外倾,凶祸岁逢真。
 龙若与砂水相对,祸福终须配。天造地设一定规,凶吉再难移。 
 
 九星正变水形歌 
水形虽用五星然,一体分九样。蜗螺原是太阳星,分形有十名。 
太阴原来玉带势,金水仰面是。天财凹形是横财,双脑荣华来。 
重重玉带御街是,天罡文武体。孤曜星辰最为高,练火插尖刀。 
银带真形扫帚样,九变宜推想。第一原分聚面名,阔大最多情。 
第二本是荡胸水,一要莫歁主。第三拱抱迭两重,前后一般同。 
第四反身向外去,还须回首顾。第五抱臂左右回,须要曲折来。 
第六射脑有短长,平正方为上。第七原来是裹头,汪汪向面朝。 
第八牵鼻向前去,龙要横栏住。第九割脚下须疑,四畔无牵枝。 
形有阔狭有长短,请君仔细详。八十一变立成形,要人心自明。 
更看水出在何位,此命人富贵。龙格协形尖详论,应验不差分。
 
 尝水法 
观山认水定何时,千金妙诀谁能知。天阴雨湿无真味,水凝雪冻唇齿虚。 
陇畝耕夫田水浊,牛羊鹅鸡来鸭杂。君知看水流洋洋,水性不定口难尝。 
阔处井泉通地脉,深山涧水为斟量。若见通船不见桥,泉水聚河难定详。 
口间须试城门水,清澈好色还馨香。水碧香甜定出贵,便有大地居此处。 
初口甜时吸口淡,贵气已遇何足疑。大地终被人葬了,阴阳山水俱相应。 
初饮香时再饮甜,富贵他年当有应。初吃甜时开口香,合唇辣味为君分。
先出武臣后出富,武艺人精皆高门。入口旋含闭口苦,豈有贤士居此土。 
含口香甜吐酸涩,一去一程神庙主。下手天水清且香,严冬掬水如温汤。 
滴在水面沧沧响,此去数里龙潜藏。水若冷时醒在手,铁矿铜山燃不朽。 
六月淡时发气馊,其乡富贵那能久。山高水碧神仙处,平洋碧水公侯居。 
白水流时寺观临,清白交流兼武文。井水紫白生文儒,水浮紫气公侯位。 
白气起时生孝子,忠臣烈士一同推。水浮黄气风吹寒,紫气横波堆蒲涑。 
及其贵气横其间,三年此间生将相,富贵金银堆如山。良辰莫认溪头气。
亦恐温雾浮其间。教君请把茶飘试,浮沤里面不须看。清澄荡洋任为贵, 
不是淡荡盈齿酸。君如抱病莫尝水,口苦舌酸不可食。若能识气知水味。 
砂水龙神只一般。教君都郡寻水法,不比山原是等闲。黄河在北四时浊。
急风翻浪泥沙湾。五百年间清水遍,此是南朝帝王家。半清半浊分两边。
南北华夷旺气偏。秦皇惟恐黄河浊,万里长城防未然。四川巫峡水如滴。
洞庭波涛月海碧。汹涌潮高百尺头,初一十五上涯滩。海水逆潮人爱惜。
江右英雄由此出。十五不潮人叹息,郭璞漏泄南方事,举手拦足陌成都。 
碧水生花苔不及,望湖咸阳水萦回。昆仑山脚水清浅,急处泻千声轰雷。 
辽阳水城众山小,燕冀土深掘池沼。即是水泉通地脉,土厚水深人难晓。 
此地中华爱水深,中华水深多秀岭。东土水泉归于海,海水何曾更清澄。 
江右秀气在潮水,潮水白时人富贵。此是廖公亲口诀,教君尝水法须记。
 
    明堂入式歌 
 寻得真龙与正穴,须把明堂别。明堂聚气始为奇,不聚却非宜。 
 凡是穴前坦夷处,便是明堂位。大抵明堂原有三,取用必相参。 
 小明堂在圆晕下,立穴辨真假。龙虎里是中明堂,交会要消详。 
 大明堂在案山内,必须四水会。小明堂具作法篇,入式不重宣。 
 中明不必论形体,妙在雌雄喜。大明水口要关拦,真气聚其间。 
 关拦譬若如钮锁,钩镰亦其类。或是山脚与田陇,锁结喜重重。 
 更有横龙来作穴,背后要堂塞。亦要把作天堂看,祸福亦般般。 
 明堂本是王者制,朝会皆为是。明堂光明照乃方,宽阔始为良。 
 好砂好水当聚面,种种皆可见。若还逼窄岂能容,坐井面墙同。 
 宽者生人亦轩豁,聪明更特达。逼狭生人必蠢顽,猥亵更贪恨。 
 古云堂宽容万马,说忌旷而野。外拦若在渺茫间,虽阔也如闲。 
 的由取宽为正法,平洋还要狭。高山若狭平洋宽,此格不须看。 
 前贤于此分公位,左长仲居中。右边原属第三房,此理最优长。 
 水居左位长房起,聚中诸子富。若居右位小房兴,经旨要分明。 
 龙真穴正堂气聚,富贵原非细。龙穴明堂俱各凶,永世无兴隆。 
 龙穴若凶堂气好,二纪还温饱。龙穴若好明堂凶,初下便贫穷。 
 一纪之余堂气过,发福依还大。仙踪如此至为多,贫士却登科。 
 我今著此名入式,句句无差忒。若能熟读悟玄微,后代仰明师。
 
 明堂辨水歌 
 明堂本与水城异,浪说原非是。水城虽在明堂中,形状不相同。 
 溪港坑沟正名水,喝形须用此。平洋须看落陇田,无则不须观。 
 无城却用明堂断,吉凶皆可判。堂中有杀切须知,山水一同推。 
 堂杀原来看十二,有一非吉地。射冲崩陷缺分明,倾泻势同情。 
 更有斜侧与逼狭,皆为不合法。射是山脚入堂来,远配不闻回。 
 冲是横山过堂内,官司常陷害。崩是摧破与岸颓,入眼作凶灭。 
 缺是四维有不足,贼风消已福。陷是堂中多窟坑,罗赖此中生。 
 分是水趋左右去,真财原不聚。倾是水返当面流,下后退田牛。 
 泻是一级低一级,衣食常不足。侧是斜来向一边,妻子不团圆。 
 斜是倚从穴前过,岁岁生灾祸。逼是前后来塞堂,代代没儿郎。 
 狭是左右相挨掺,贫穷难过活。明堂犯煞祸由紧,真同谷声应。 
 四平堂若如珠网,最是人丁旺。高下层层号御街,惟喜胸怀齐。 
 中低旁起若锅底,家中足钱米。屈曲四埂似马蹄,富贵复何疑。 
 略举堂形宜触类,意会无执泥。心机巧处合天机,此语最玄微。 
 堂局吉若要洁净,有物皆为病。时人多自妄安排,于内起亭台。 
 栽花砌路供游赏,祸生如反掌。时师放水更求研,穿凿损天然。 
 廖公养老明堂诀,精详无欠缺。 九星正变堂气歌 
 明堂旧格七十二,混杂无统纪。惟有天机传最真,演派得高人。 
 太阳正似金盘样,太阴偃月状。金水原如荷叶形,拜官是水星。 
 天财凹脑诰轴比,双脑天马体。平脑有如金斗量,仰垒即天罡。 
 孤曜半圆成洋水,燥火金簇嘴。扫荡原来号货泉,九变此中传。 
 先面九宫列定位,洛书和经纬。一白坎居正北方,刮见乃为良。 
 二黑西南坤位上,偏斜不足相。三碧震宫归正东,侧出实为凶。 
 四绿东南巽方现,偏侧身体残。五黄正气在中央,富贵入朝堂。 
 六白为乾位西北,有情自相得。七赤西方居兑宫,侧出主贫穷。 
 八白原来东北艮,有意来相近。九紫南方正值离,此气最相宜。 
 九星燥炎最凶毒,离坎尤无福。余星得遇紫白黄,富贵此中藏。 
 一星各从九气变,形状随处现。因形喝象在心灵,自可立名称。 
 堂名正体各为类,有变从其例。变形妙用自无穷,一理万殊通。 
 龙穴砂水与堂气,八十一变付于此。 
若遇知音传与彼,对天各立誓。相传莫与负心人,传之祸反身。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网友名称: 匿名用户
电子信箱:
评价等级: 1 2 3 4 5
验 证 码:
captcha
评论内容: